首页 > 投资 > 正文
精神科远程医疗企业KlarityHealth获数百万美元Pre-Seed轮融资
2021/8/23 中国投资咨询网

  精神科远程医疗企业 Klarity Health 于今年三月完成了数百万美元 Pre-Seed 轮融资。该轮融资由美国知名风投机构 Mucker Capital 领投,Zoom CEO 袁征(Eric S Yuan)等多位天使投资⼈参投。Klarity Health 致力于向 ADHD(成人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患者提供线上1对1问诊、精准药物治疗、个性化心理疏导等医疗服务。

  ADHD 的中文全称为“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民间往往冠之以“多动症”的俗称。ADHD 会极大程度的影响患者的工作和生活,其症状通常包括:注意力难以集中、拖延、易丢失东西、坐立不安、粗心、自制力弱、易产生社交压力、对话时易走神等。

  对于 Klarity 创始人兼 CEO 周哲豪(Victor)来说,创立 Klarity 的机缘主要出于亲身经历。在此前创业的经历中,公司任务重时间紧,需要不停地在多线程任务之间切换。他渐渐地发现自己的工作专注度和完成度持续下降,并意识到这些症状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拖延症”,而可能是成人 ADHD(部分 ADHD 患者成人期才会出现症状)。

  ADHD 归属精神科,而美国低效的医疗体系迫使大众需要从家庭医生的初步诊断开始,得到家庭医生的认可才能转诊心理科和精神科医生。由于医生数量较少,Victor 在诊疗过程中几乎找遍了和自己的保险有合作关系的所有医生,终于预约上了两个月后的问诊。从他的居住地到这家诊所,单程耗时1小时以上的车程。一旦确诊,患者需要每个月前往诊所复诊。虽然 Victor 最终并未确诊 ADHD, 但此次就诊的经历让他意识到美国精神科医疗体系的滞后性,自此萌生了 ADHD 在线问诊创业的想法。

  “与传统医院相比,Klarity 将 ADHD 的治疗费用降到了市场价的五分之一(甚至低于一些保险的自付部分),等待时间缩短到了十分之一,从而减少病人线下就诊的心理压力和交通成本。”Klarity COO 马荔园介绍道。

  针对 ADHD 这一在中国乏人问津的话题,36氪出海访谈了95后连续创业者 Victor。以下是访谈实录:

  Q:为什么选择成人 ADHD 这个赛道?

  A:在美国,ADHD 表现出普遍性的特征。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数据,接近5%的人群患有不同程度的 ADHD。而 ADHD 症状会影响个人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正如我的亲身经历,很多患者在求医道路上会付出超预期的时间和精力。更重要的是,美国医保体系的滞后导致了精神科诊所动辄400-500美元起步的月诊断费用,让很多病患望而却步。对此,我认为改变是必要的。

  Q:能否简单介绍 Klarity 提供的服务模式与盈利模式呢?

  A:Klarity 的目标是通过平台医生和技术手段,帮助 ADHD 病人找到匹配度最高的治疗方案。我们的医生通过平台向患者提供初期的1对1诊断,确诊后提供精准药物治疗服务,以及长期的病情咨询服务。有时,ADHD 会伴随焦虑、抑郁症等症状,Klarity 的医生在治疗过程中需考虑到病人整体的精神健康状况,据此选择恰当的治疗方案。通过上述提升医患服务效率、质量的方法,大部分用户最终选择留在 Klarity 进行复诊与长期治疗。

  在盈利模式上,Klarity 设有数字药房,但不会对药品交易进行抽成。

 

  Q:Klarity 近期的发展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信息与增长逻辑?

  A:Klarity 计划将业务范围横向拓展至其他的精神科疾病。同时,Klarity 正在对接部分线下医疗资源,预计将实行线上线下协同的混合模式。通过线下医疗资源对患者数据的辅助监测,精神科疾病的诊断将更加精准,也有利于 Klarity 形成对成人 ADHD 治疗方案的全方位数据追踪,对其展开效果实测研究。

  Q:在线医疗领域的初创公司一般会面临哪些挑战呢?

  A:在线医疗初创公司一般会面临三个阶段的挑战。

  在启动阶段,任何在线医疗初创企业均需要对标线下医院,完善基础设施与服务,配备病患沟通管理团队、医护团队与医护管理团队,接入电⼦病例管理系统(EHR)、电⼦处⽅管理系统、保险公司以及药房⽹络,获取各类执照和许可。Klarity 在创⽴后的三个⽉内就完成了上述基础设施的铺设。

  在拓展阶段,在线医疗的诊断与护理目前尚未标准化,市场教育尚未完成、用户心智尚未成熟,患者的就诊习惯和期待均不成熟,因此企业快速增⻓时团队将面临运营压⼒。Klarity 在匀速拓展团队的同时,通过服务流程透明化、AI 病情问询、病历自动化输入与病情管理等方式,推动病人数量增长了约20倍。

  在革新阶段,当用户人数超过一定规模之后,在线医疗企业需要不停地探索:仅仅拥有医疗“线上化”带来的便利对用户而言远远不够,尤其是精神科。在线医疗服务可以通过技术的加持,打造线上社群,实现效率管理智能化,从而提升病患用户的幸福感。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和用户保持紧密的关系,试图颠覆患者对医疗服务的“冰冷”印象。

  Q:美国的监管侧对精神科在线医疗的政策与监管呈现出怎样的特点呢?

  A:据我观察,美国对在线医疗持开放态度,并且已经有了比较完整的监管体系。近六个月,美国政府更是允许远程医疗纳入政府医保范围,其中一些州鼓励出台政策,鼓励诊所的线上转型,其态度便可管中窥豹了。而监管政策之所以会松动,不仅是因为民众对在线医疗的接受度很高,更是因为美国精神科医生的数量远远低于病人需求量。

  尽管美国各州法律不尽相同,Klarity 在过去的一年中仍然获取了美国几乎所有州的医疗执业牌照。在部分州,Klarity 更是直接与监管部门、保险机构合作。

  Q:创业过程中有哪些事情让你印象深刻呢?

  A:更多的是一种感动吧,Klarity 的平台不仅给病患带来了便利,同时也给了医生极大的鼓励,大大改善了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在用户自发的社群评价中,有一位用户写道:“Choosing Klarity is life-changing”(选择 Klarity 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提到了他在 Klarity 的医生。这些点点滴滴让更多的医生自发地加入 Klarity 的团队。

免费报告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