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正文
头部IP在嘘声中黯然离场 《速激》至今没缓过力气
2021/6/4 中国投资咨询网
  下坡飚起来总是更快。
 
  作为长达20年的老牌IP,《速度与激情9》上周在中国率先公映,开局打出了王炸气势——首映日场次22.8万场,打破了《复联4》的中国影史纪录,8.7亿+的首周票房也轻松创下今年进口片新高。然而上映6天来,《速激9》日票房已经不止一次断崖式下跌。灯塔专业版显示,在5月24日上映第四天,《速激9》单日票房已经跌破7000万,到26日上映第五天单日票房再降2000万,相比《速8》不止腰斩,续航能力甚至还不如外传《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这意味着,20亿总票房已经彻底无望,影片能保住15亿便是胜利。
 
  《速激9》提前北美一个月在国内公映,很大程度上正是考虑到前两部在中国内地的票房领跑全球。然而当前的票房表现,即使是考虑疫情影响,也与这样一个好莱坞一线大IP的身份并不相符。票房断崖式下滑,原因是这一部质量真不大行。公映以来《速激9》豆瓣评分一降再降,截至25日晚已低至5.5分,成为整个系列口碑最差的一部,即使是打分更宽松的淘票票和猫眼,评分也双双跌破8,同样是系列最低。
 
  《速激9》和上一部故事直接关联,时隔近4年才上映下部,观众的认知和情怀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而在戏外,《速激》剧组中引人注目的“光头恩怨”也让大大削弱了IP语境下的团魂和角色魅力。但更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故事本身:这一部《速激9》中,接连出现了摩托跑赢地雷、开车入太空撞卫星等脱离常识的设定,让这部曾以街头飙车为爽点的IP进一步变成了奇幻片,而叛逆而愚蠢的角色、爹味浓厚的“family”情怀、一再重复的降智桥段,正在摧毁这一IP好不容易勉强构建好的世界观。
 
  即使是普通的商业爽片,观众也希望在观影过程中寻求一种逻辑自洽。而迷信自身IP招牌、套路一再反复的《速度与激情》,正在走上《变形金刚》的败北老路。
 
  情节失控,重走《变形金刚》老路?
 
  “车戏越来越少,亲戚越来越多。”“徒手拽房梁、卡车干飞机、汽车上太空,太扯了!”“现在的《速激》系列不就是美版《跑男》嘛,撕归撕,we are family!”和往年高喊感动、情怀的场面不同,今年在各大平台搜索《速激9》,出来的多是吐槽。
 
  《速激9》回归表现如何,免不了要和同系列进行对比。同样是在周五公映,《速激9》首映日票房比《速8》缩水1亿,后续差距不断扩大,到上映第五天,《速激9》单日票房已经缩水到上一部同日票房的1/3。在映前,外界媒体和票务平台给这一部的票房预测基本都高于20亿,但影片口碑从影片上映首日便开始失控。豆瓣和IMDb分别收获了该系列罕见的最低分5.6,国外影评网站烂番茄新鲜度仅33%。
 
  上一部引入“僵尸车”桥段之后,《速激9》的剧情和设定更加离谱。主角唐老大(范·迪塞尔饰)一行人开车穿越地雷阵毫发无伤,赛车接上绳索可以在悬崖边荡秋千,简单做了隔热处理的汽车搭载着火箭筒就能冲进太空……超现实场面多到怀疑科学。
 
  主线情节上,唐老大莫名多出一个前八部从未提及的叛逆弟弟雅克布。作为线索人物,雅克布以反派的身份演绎了近2小时,却在遭到盟友暗算后“一秒反水”,上演兄弟和好的戏码,剧情俗套且儿戏。考虑到接下来《寂静之地2》《哆啦A梦:伴我同行》等新片的排片稀释,以这样的口碑,想要翻盘难度显而易见。
 
  当前《速激9》面临的境遇,与上一个依靠中国市场的好莱坞大IP《变形金刚》的走势如出一辙。2014年《变形金刚4》在内地公映时,累计票房19.77亿,位列当年内地票房冠军,三年后的《变形金刚5》票房虽然勉强撑到了15.51亿,豆瓣评分一路狂跌至4.9分,盛极一时的头部IP在嘘声中黯然离场,至今没有缓过力气。
 
  《速激》会不会在中国市场重蹈覆辙?
 
  最大票仓中国:情怀透支最快
 
  《速激》片方之所以暂缓北美上映,选择在中国率先公映,不仅是受限于疫情下的选择,主要还是因为内地对这一系列前作表现出的极高热情。《速激》在拍摄第一部时只是仅3800万美元的中小成本试验性项目,后来历经故事的多次调整和更换主演,直到第四部时才由环球影业引进中国内地。
 
  最初几年,北美小众的街头文化和人种平等前提下的多样性碰撞逐步吸引了对应的兴趣人群,也让内地观众熟知了后来的范·迪塞尔、保罗·沃克、米歇尔·罗德里格兹等固定主演。对比《速激》系列的历年口碑,不难发现过去中国内地观众对该IP的宽容度普遍高于北美市场。
 
  从《速激4》至《速激6》三部,刺激的飙车场面、草根江湖情义和美艳的女性角色占据着观众大部分的注意力,满足人们的机车情结和对暴力场面的想象——此时内地观众处于“被教育”的观影阶段。尤其第五部和第七部,豆瓣获得8.4的高分。从内容上看,第五部主角阵容最齐全,故事矛盾清晰,同时将地面飙车视效推向了新的高度,对友情和家人意义的阐述更符合观众对happy ending的设想;第七部则因主演保罗·沃克猝然离世,引发了强烈的情怀向消费,最终以24.26亿元的票房收官,碾压北美本土票房成为全球最大票仓。
 
  《速激7》以一首《See you again》感动全球、经久不衰,两年后第八部上映,更多的观众慕名而来,却发现剧情无法自圆其说、人设越来越超级英雄化,原先快意江湖的地下赛车手也不再局限于抢汽油,走上了一出手就拯救世界的套路。尽管连续两部贡献了全球最高票房,但内地观众对《速激》IP的信赖和情怀滤镜也开始消散。到了《速激9》,那些透支的情怀如今都要“还债”了。
 
  《速激》的“内忧外患”
 
  和前几部范·迪塞尔、杰森·斯坦森、道恩·强森三位“光头”硬汉多段对手戏相比,《速激9》主角团中的“光头”硬汉仅剩范·迪塞尔,明显少了许多看点。
 
  《速激》主演间的不和传闻由来已久,尤其是2016年,范·迪塞尔和道恩·强森曾在社交平台上隔空互呛。此后强森和杰森·斯坦森共同主演了外传《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双双缺席《速激9》。
 
  主演间微妙的关系并未随着时间推移而被人淡忘,今年4月,外网社交平台还有影迷发起相关讨论,近2万名网友认为范·迪塞尔和道恩·强森上一部《速8》的某段对手戏根本没有同框拍摄,如若属实,两人的交恶程度可想而知。此外,范·迪塞尔在《速激》系列多个宣传场合提及已故同事保罗·沃克的行为,也被部分观众视作消费逝者。
 
  主演之间“貌合神离”,《速激》系列想要突出的情感主旨却是“family”。在《速激9》中,这一主题被唐老大反复挂在嘴边,整部影片就像一篇空喊口号、毫无灵魂的作文,观众自然不愿买账。除了影片本身戏里戏外的各种矛盾,同样不可忽略的是,和前几部《速激》上映时不同,近两三年内地观众的观影情绪和审美偏好有了新的变化。去年至今,《我和我的家乡》《你好,李焕英》等作品延续了现实主义、喜剧风格,《八佰》《金刚川》《悬崖之上》延续主旋律的大卖,只有《哥斯拉大战金刚》这类怪兽片还能吸引执着的中国观众。
 
  可以看到,受疫情影响,国内观众越来越倾向于看到与更多自身联系更密切的现实故事,虽然也不排斥完全架空、可自圆其说的脑洞,但日趋套路化、程式化的好莱坞大片不再像早年那样具备压倒性的票房号召力。2018年有《复仇者联盟3》《毒液》《头号玩家》等科幻视效大片齐上阵,而当年票房前三甲则是《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药神》,且影片口碑不俗;次年,《哪吒之魔童降生》《流浪地球》累计90多亿票房,进一步打开了国产类型片的想象空间。相比之下,好莱坞影片似乎被限制在了10亿+这个量级,连突破20亿都越来越困难。某种程度上,《速激》系列能彻底打开内地市场,原因在于《速激7》的现象级大爆,但这种因为逝者的情怀营销不可复制,也极易被反噬。
 
  《复联4》可以凭借漫威的IP效应和十年收官的情怀牌拿下2019年年度票房第三,但《速激》第七、八两部的20+亿票房更像是观众意犹未尽下偶然选择的结果,这一IP在内地究竟有多少坚实拥趸,无从而知。
免费报告
相关内容